1号站注册1号站登录

当前位置:1号站 > 文学 > 本文内容

我与银行共成长
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00:00源自:作者:阅读()

白天去银行取钱,当我拿到138号的排号单时,眉头一皱,瞥了一眼大厅坐着的人群,“现在的人真有钱啊!银行的买卖真的兴隆!呵呵····”我虽然不喜欢等待,深知等待是一种难忍的折磨!但是为了钱,我无何奈何!更主要是做个好公民就要遵守公共秩序。

我坐在临近窗口的第一排,坐下思想就不老实,马上开了“小差”,我瞥见一个女子朴素的衣着打扮又其貌不扬,她一次就存20万元钱,然后,她又取回原来存款的利息就是2万多元钱,天那!她是存了多少钱才能结算出那么多的利息啊?我攥了攥拳头,感觉自己双眼发光,看来谁看钱时眼都热啊,无一例外!

当然我这人很老实,不会有非分之想,真的。更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,有个毛病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或想入非非罢了,大概与喜欢文字有关。

我也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“狂想症”?看什么喜欢联想。比如:我每天早晚两次散步,从我家到公园要路过邮局储蓄所和农业银行。我会经常碰到这两家银行的押钞车,据我的观察,那些手里端着枪的年轻人,他们不是精神抖数、有一双警惕的眼睛观察周围一切的,我看他们像个时装模特摆的"POS"放在押钞车门边,甚至有的还无精打采,见到这样的人,我就分析、分析,武断地认为他昨夜里上网太晚了,现在还是处于半梦半醒状态。于是我便杞人忧天联想起电视剧《天不藏奸》,记得那个连续剧,剧情都是真实的抢劫案例,以涉及湖南、湖北、四川等省的重大抢劫银行案件为线索编写成电视剧的,押钞车的小保安死多少啊?那鲜活的生命一刹那就没了,多太可惜了!

“你是多少号?”一个年轻的女子打断我的思绪。我把手中排号的小票举给她看,算是回答。“这人太多了,唉,我148号,等吧。”女子看了我的排号单,自告奋勇地说出了自己的排号,然后就坐在我身边的空位子上。

看来她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,坐下来就和我搭茬说话,好像我们是老熟人和老朋友似的。

我觉得在这安静的环境里不便高谈阔论,又不好冷落人家,我只好面带微笑地有一搭没一搭地“嗯啊,嗯啊”地宁愿做个“答应”,敷衍了事。

女子的话我不是太专心听的,我的心思依旧在想,国家的好政策给勤劳的、肯干、能吃苦的人提供了发家致富的机会,有钱的人真是越来越多。我又看见那对老夫妻存十二万,也许他们年龄大,银行的工作人员非常耐心和细致地办理,工作人员还不停地嘱咐道:“大爷,你看好啊!密码别忘了,拿住了!慢走啊!”老夫妻离开窗口,银行的保安又将二位老人送出门外。我为老人能有存款而欣慰,也为银行的热情而周到的服务态度感到温暖!

我身边的女子还在不停地说着,什么:“天太热啊,办事太慢了,不是给爸爸送钱,我才不等呢。”当她说取钱是给老爸时,我很敬佩地重新打量她一番:哦,原来她是个长得大大眼睛双眼皮又很白净的漂亮女人,年龄在三十几岁,黑黑的头发,衣着得体大方。告诉大家一个秘密,我一直以貌取人的,能和美女聊天也是一种享受。我微笑地说:“是啊!给父母花点钱是应该的,父母不在了,想花都不能了。”我说这话时我的心隐隐作痛!我想到自己父母在时,我贫困潦倒,我给父母买吃的或穿的,父母还给我钱,现在父母不在了,我深深地体会道什么叫“子欲养而亲不在。”

谁知,这女子说说就不玩“正经“的了,她说:‘她妈妈刚刚走,我不护理老爸爸就给1000元钱吧。”“你有工作?"我问她。我觉得有工作就抽不开身,给点钱也是一种尽孝的方法啊!我挺能理解人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的啊!不工作就没有收入,谈孝道,那是只能“纸上谈兵!”“唉!我没工作,就是不爱护理老人,父母年龄大了不死,那就对儿女不好!能妨死儿女的,不然儿女就爱生病。”我诧异地看着她,她真的很丑,我很想说,“闭嘴!”她没有看见我那张愤怒的脸,自顾自地说着她的老公公90多了,她的大伯哥才五十六就死了,就是公公岁数大不死,才妨死了大伯哥的。“什么?你····”我听了这话好像被蝎子蜇了似的从座椅上弹了起来,正巧,广播里传来:“138号请到第三号窗口办理”,我转身到窗口取完钱就走了。

走出银行我的心还愤愤不平,那个不孝的女子她说什么:“父母岁数大不死就会妨死儿女的说法',真是谬论!我的大表姐今年90多岁了,她的8个儿女不但身体好,有的是退休的国家干部,还有做买卖有钱大款,大表姐的重孙子都结婚了,她是一个五世同堂的大家族里的最受尊重的老人了。说什么老人岁数大了妨儿女?纯属谬论!真是岂有此理!

其实,每个人都不可能自己选择生与死,虽然我们惧怕死亡,但是又不得不面对死忙,这是自然的规律,没有人能抗拒得了的事情,那我们就顺其自然地接受这个自然规律。生与死不是个人来决定的,一切顺天由命吧!

    上一篇:梦想的孤独

    下一篇:拾荒的老太婆

    1号站点击排行

    Copyright © 2019-2020 一 1号站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