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号站 > 文学 > 本文内容

刀客欣赏

发布时间:2020-02-04 00:00源自:作者:阅读()

定安城西120余里,有一座山叫二龙山,属乾安州管辖。二龙山上有一伙强人,聚有五六百众,平日里劫掠钱财,袭击客商,无恶不作。官府几次派兵围剿,都因事先走漏了消息,不是中了强人的埋伏就是找不到人影无功而返。后来官府见剿匪实在是蹈险伤财,又无利可图,于是只得作罢,历任乾安知府也懒得多事,只要强人不劫掠府县,也就由它去吧。二龙山大当家叫封二虎,江湖人称虎阎王,杀人不眨眼,功夫高强,加上生的黢黑,眼睛立立着,连个人摸样也没有,令人惧怕。老二封三豹,与大哥封二虎是一奶同胞,模样就是一模子扣出来的,只是脸上带有一个长长的刀疤,更显得阴森可怖,江湖人送外号鬼见愁,身手相当厉害。老三是一个女的,叫封清云,江湖人称赛蝶衣,暗杀李飞云的女戏子就是她妆扮的。

要说这兄妹三人盘踞二龙山也是出于无奈,当年封家在定州也是一方巨富,只因为得罪了时任捕快的施汉载,父母被施汉载派李飞云暗杀。兄妹三人在家人的护卫下逃得一命,一日兄妹三人流落到乾安州境内,被二龙山上的土匪李飞叉喽啰抢上山去,成了一名压寨夫人。后来赛蝶衣与这李飞叉有了感情,就央求李飞叉把大哥、二哥寻上了山,这封二虎、封二豹人也机灵,在这李飞叉手下当了一名小头目,平日也跟着学些功夫,后来李飞叉死了,身后也无人,兄弟两个就接掌了这占山为王的事业,当了土匪头子。

那一日戚荣飞跃山涧,被急流冲到了下游的乾安境内,正赶上赛蝶衣带领人下山打劫一个商队,返程的路上,在溪流的一处滩涂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戚荣,赛蝶衣看这戚荣生浓眉大眼,是个美男子,就有了心意,于是让小喽啰把戚荣救下。戚荣正是逃犯之身,从良几无可能,从贼还能有条生路,如何不干,赛蝶衣像捡到个宝,欢天喜地的把戚荣给抬上了二龙山。戚荣以为张云已经被杀,经过一番思想挣扎,想到天地之大,也唯有这二龙山可以栖身,加上赛蝶衣殷勤相奉,就答应了婚事。三妹没有意见,这封二虎、封三豹自是没有意见,就在这二龙山上大摆筵席,拜了天地,入了洞房。

赛蝶衣看这戚荣英俊潇洒,比那李飞叉不知要强上千倍万倍,心头的这份爱就浓的化不开,整天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,戚荣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,封家兄弟一看这妹妹如此衷爱戚荣,戚荣的身手也端的不错,于是就把前山守卫任务交给了他。自此戚荣报仇的心彻底死了,此次九死一生,逃的性命,安敢还有他想?连为师父及恋人张云、一众师兄弟收尸的心都没有过,就在这山上与赛蝶衣过起了恩爱日子。

一日,戚荣正在山前的寨城上饮酒作乐,小喽啰忽然来报,说有两个男女奔山下而来,好像赶路去乾安城的样子,身上还有包裹,里面大概有些红白之资,这戚荣一听指着一个小头目道:“你带十个弟兄,给我把这两个男女劫了,男的杀死,女的擒上山寨,与众家弟兄乐乐。”那小头目一听,乐着就带人下了山。

合该这小头目倒霉,来得非是别人,正是死里逃生的年计和张云,那一日年计一看大事已去,紧急当中拽过张云就跳了深涧,潜意识了他只想救一个算一个,他早就知道这深涧水深浪急,可他从小惯会凫水,知道这是唯一的生路,待到他与张云跳下深涧,张云急火攻心,加上冷水一激,晕了过去。他一手托着张云一边凫水上得对岸,一番抢救把张云弄醒。两个人相对流泪,知道父兄绝无生理。后来,张云川等人被胡意斩决,二人又冒着生命危险,花银子让人给收了尸。从此二人浪迹天涯,东躲西藏。这一日,两人潜回定安城,年计把曾经与哥哥年争藏入一所私院的银两取出,两人决计一起奔赴武当山,投靠年计的师傅。哪知道路过二龙山,遭劫遇戚荣,恩怨情仇荡风浪,江湖儿女起杀伐。

    1号站点击排行

    Copyright © 2019-2020 一 1号站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