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号站 > 财经 > 本文内容

烟花沼泽

发布时间:2020-02-23 00:00源自:作者:阅读()

烟花沼泽

洪荒的梦境下,那些幽微的心事,没有事先的谋划斟酌,也没有媒妁之托,若干时光以来,它就如日与月一般,就这样灵犀地交替着……

习惯了将孤傲的灵魂,深囚在一格又一格的文字里,冰凉的舌尖,轻舔着红尘的苦涩。是的!人未曾死去,但也不是活着。

每每醒来,彼岸的花朵,始终惊艳地绽放在不可企及的彼岸,矫情的笔墨,微醉的细语,总会去慨叹文字中,那一场又一场早已经年的烟花情事,伤感着一次又一次春恨秋悲的聚散离合。

甚至于,哪怕明明知道,这一切的一切,都注定终将被沉入唤作逝水抑或是弱水的河……

夜,已次第消隐,九天之外的云海星波,于静寂的空间里,悄然闭合。

心随着西沉的月子,坠入深邃的玄宇,坠得竟是那么的深不可测,此刻,当那颤抖的手指,碰触到了曾一度激动过颤栗过的脉搏,或许,便不再去想源自于灵魂的原罪,会是怎样的一种折磨?

一直以来,我都在背负着沉重的大山,在世俗的风霜雨雾中,艰难地跋涉,企图这样可以追赶上你的季节,不让你的花期,在我生命中成为永远的错过。

远远的看着,偷偷的梦着,望眼欲穿的彼岸,在冷艳的回眸中,或许,早已渐行渐远,时易景也迁,那长长的思念,又怎能绾得住那片泊满缠绵的云朵?

落满月光的河床上,相思总会如酒一般发作,视野里,天涯的天涯,是谁还踏着玲珑的步履,在我苍茫的诗笺中,扣节长歌?

情感的版图上,或许,没有一个人,会成为理性而智慧的觉者,当喋血的伤口,永难愈合,多情而善良的过客呀,眼泪才是你唯一的收获。

夜的黑,终还是掩盖不了躯体以外的落寞,看缘起缘落,叹春秋几何?我们都不是佛子,却又在天各一方的况味着它所编排的因果。

假若,将所有用心编排的文字,装订成册,再摇摆起记忆的桨撸,与逝水逆流而行,百年之中,那人那景能否成为我梦境中一首永唱不厌的歌?

当顿足抑或想像,都已经是那么的遥不可及,冰冷的劫灰里,便唯看流星如烟花般坠落……

真的好想抱着你,于熟悉的喘息中,细数容颜上掩藏的哪道褶痕处,会有泪流过?一朵璀璨的烟花,最终,又是以怎样的姿态,落入了泥泞的沼泽……

青春已绝版,独独剩流年

又到了这个冷风飕飕的季节了。

其实一直都觉得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堕落和挥霍了,我想起曾经信誓旦旦说要在大学混出个人样来,可现实的一切似乎与理想背道而驰了,我忘记了我要大二过英语6级考试,我要提前修完学业争取两年后考研。

我要在大学这座圣殿里做一颗褶褶发亮的星星,可闪亮的青春在镜中花水中月的道路上渐日迷失了原有的方向,目睹那些颓败的过往都让我痛心疾首,错误的演变总是出其不意,防不胜防。好想痛哭一场,却发现泪已干涸。好想潇洒一回,却发现心已疲惫。于是,在青春涩月的球场上多了一道狂奔的身影,如放归的野马,如泄闸的洪水,如晴天的霹雳,如岩浆在蔓延……

我想我依旧是那个固执轻狂的少年,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怀念着脑海中记忆留下的痕迹,它们在某一个时刻告诉我一切都那么炽烈地发生过,我也知道昨日像那东流水,离我远去不可留,可似乎一切成为了惯性,想到那些过去,透过白色看看昨天,才发现生命被装订成一本极其拙劣的日记,写着我的回忆。我莫名其妙的笑了。愉快的。忧伤的。

我突然很怀念那些许久未听的音乐——校园民谣,于是在这个没有喧嚣做伴的冬日了,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我挚爱的校园民谣。我怀念朴树白色的孤独,叶蓓蓝色的忧伤,筠子红色的激情,我羡慕他们可以有唯美而忧伤的旋律来当作日记本,记录着所有高昂或者哀伤的青春。

校园民谣里清晰的流水声总让我想起了时光的荏苒,一起长大如今分散到天涯的朋友,青春不再,光阴不再,麻木和孤单铺天盖地渗透血液心脏骨髓。

沈庆的那首《青春》一直让我难以忘怀,有时候生活真的就像他说的一样: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,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碎却不堪憔悴,淡淡的云淡淡的梦,淡淡的晨晨昏昏,淡淡的雨季淡淡的泪,淡淡的年华岁岁。

我想我到了很老很老的时候,老得几乎可以隐入落日余晖的时候,我也会记得,年轻的自己曾经很喜欢过一首叫《青春》的歌,记得一个青春的记录者——沈庆,他用音乐当作纸笔,写下大学时代的忧伤。

我爱的筠子走了,去了一个叫天堂的地方,我想我是真的想她了。每当想起筠子时,我都会莫名地感到忧伤,我很清楚的记得她声音有着让人落泪的破碎,恍惚的旋律,下雨的黄昏时分的清冷街道,路上空洞的眼神,一切都贯穿着旧电影昏黄的色调。

筠子的声音高昂嘹亮,可是却有着忧伤的嘶哑,如同水晶杯上的裂痕,听着筠子的歌我总会想起石康说过的一句话:我看见一阵阵尖锐的忧伤划过我的心脏。当我听着筠子用梦呓般的声音唱着《青春》时,我听到了青春在天花板上扇动翅膀的声音,像是蓝天上嘹亮的宣言,昭示着我们的青春一去不复返。

还有我一直喜欢着的许巍,嘶哑的声音让人为之怦然,仿佛超脱了时间和空间,超脱了大自然中的一切。如今,许巍幸福了,青春也绝版了,李健安详了,事业也上升了,我的青春也快离我而去了,走过真切地岁月我才发现,生活就像异一场游戏,每个人都带者面具扮演着自己的觉得角色,我的理想生活不是这样。

但已经晚了,青春也快绝版了,也应该去祭奠了。爱情,我不小心丢掉了,如今我再也不敢去面对了,因为我怕陷入会万劫不复。我也怕变成一个虚伪的人,好像整个世界除了爱情便一无所有了。我开始逃离承认的世界了,我喜欢心里的那份纯真能一直保留着,我也希望这个世界会安安静静,纯真安详。但这个世界还会好吗?还会让人感动吗?

那些被岁月一桢一桢定格下来的真实记忆,多少年后我会记得吗?沈庆、筠子、叶蓓、丁薇、郁冬、艾敬、尹吾、李志……你们都怎么走了就不再回来了呢?还有我的青春,为什么只顾着向前走再也不回头了呢?!

终于还是相信了,那些一直爱着的民谣歌手走了,我的校园民谣时代结束了,我的青春也几乎畸零划行了,青春已经绝版了。

作者陌染兮的文集

听,窗边的孩子

清晨,拉开半掩的帘,光微微探了进来,带着几分羞涩跳进房子中,接着又是毫不陌生地与我凑近,像一只可爱的小狗,打着哈哈亲热的在我身上贴着。而窗也开了,大股的空气灌入我尚无活力的身躯。我突然发现窗边还有一个孩子没有进来,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梦乡,他是风。今天的太阳怎么都吵不醒他。我闭眼倾听,窗边,风轻轻掠来,声音轻轻淡淡隐隐约约,感觉还在天边,可又的确在我眼前。“呼呼”风声过而又来,如婴儿平稳的呼吸声,那静静躺在摇篮里的安详,从我身边悄悄散了开来。风偶尔又急了起来,那是这孩儿可爱的梦雨,多可爱呀,这窗边最亲近大自然的孩子。

半近中午,稳坐在汽车里,车正驶向深山。温度渐渐降低,关掉了空调,窗开了,从微小的缝到最大一块口子,有人进来了。是那个孩子,他醒了,重新焕发了活力,跟随着车来了。山林里很静,随意一只鸣虫或鸟儿都可以叫的满山响,应而如今我的耳边都是风娃娃兴奋的呐喊了。窗边那呼呼是他正颤着身体,似蓄着力,缩进了肌肉,接着一瞬的爆,“轰”的一声向山顶冲去。冲过了太阳温柔的抚摸,穿梭进了林子中,远远的传来“沙沙”作响声,叶子都在和着新朋友热情地招呼着,孩子呵呵的回应着。这时候风又退了回来跟上车。耳边传来的却是“呼兮,呼兮”周而复始的声音,似乎他正打着旋向我报告刚才的所见所闻,一阵的乖巧,多可爱啊,这床边最接近心灵的孩子。

晚上的幽香没来由的从我身边潜来,奶奶家的大窗正敞开着,晚风没节制的冲向我,是要挽留一天的怀念?风娃娃的声音再不羞涩地大了起来,毫无顾忌地哭了起来。风在颤动,也在牵动着我的心,心理面那扇窗被打开了,床边也有个孩子,那也是风,是善良是纯洁之风,他笑呵呵吹响那扇窗,优美的乐章想起了,心中神圣的国度开启了,我听到了最美的声音。

晚霞映染这半边天,我听着窗边的孩子唱着最快乐的歌。

风/是谁的孩子/它从来不会长大/总是笑呵呵的/推开那扇紧闭的/窗

一枕凝香,轻若梦

捡拾起遗落在路上的馨香,编织在轻柔的夜里,便是酣然一梦。

——秋叶日记语录

爱,我把它丢了。

在那一次风景曼妙的旅途上,还没来得及细细地观赏,还没来得及慢慢地品嚼,仰止于那山的嶙峋,情缘于那水的透彻。就这样在漫不经心的匆匆之中,我把它丢了,真的丢了。

恍若,山野间,一支柔嫩的野花绽放,远远地望着。

定神的时候,你已经在灯火阑珊的深处。夜幕遮挡了你窈窕的身姿,斑斓的图画里已分辨不出你孓然的姿色。似乎看得到,又似乎那样的模糊。只能触摸自己疲惫的心跳,还有眼眶周围已经发霉的痕迹。

只是你在很远。

【清寂红尘】

爱,其实是虚荣的体验,无关雅俗,无关高尚,更无关风月。

那一年,那一月,那一时,偏偏与你相识。目光在对视中凝固了几秒。也正是那对视的短暂几秒,你的端庄秀丽,你的深邃目光,你的长发飘逸,还有你的优雅气质,冲到头上荷尔蒙已告诉我不能为自己把持,便是一地的月光。

上路的旅行,满眼的明媚、律动,无不春风荡漾,姹紫嫣红。

牵绊着跌宕的颠簸,执手于恣意的妄为,那山,那水,一起走过。

知道,你的笑容里迷失了惬意的呻吟,知道,你的目光中闪烁着狡黠的睿智。有你的陪伴,时光如此的短暂。有你的陪伴,风景如此的美丽。不仅是人生旅途的体验,更是红尘中不在那样的清寂。

只是太过匆匆,未及品味,嘎然了一季的葱绿。

只是世事无常,难料须臾,体验了人生的情缘。

迷失在锦瑟的流年,一任时光曝洒。该走的,会让花开的如此陌生,该去的,又怎么能把文字书写在飘忽不定的流水之上。

【殇逝流年】

爱,是人生的驿站,有欢乐,就一定留下忧殇。

总希望让时间冲淡,总希望让四壁空荡。一个人安静,为了忘却的纪念。湍急的岁月河流却冲刷不掉,怎么能让意念终结。记忆的细胞,总是因你而愈发活跃,深刻的叫我窒息。

曾对你说,人的一生大约经历的有名有姓的人三到四万个,能有印象的三到四百人,而能随时叫上名的,不过三四十人,但,真正能成为至交死党的不过三四人了。更何况推杯换盏又几何?知音难觅,难觅知音。把酒桑麻东篱唱晚,煮酒论剑难为英雄。

所有的文字只有你懂,所有的心念只有你明,知音当如是。

遗憾便在如此,愈发懂你的人,距离越远,了无踪影。

既然一起走过,两情若在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罢了罢了。

就让我的文字,成为你的时光,在我的心中流过,该是何求。

【记忆如梦】

爱,已过往,编织在记忆的夜里,一枕凝香,轻若梦。

不敢记时间,不敢数日子,你不在的岁月。想想,这是一次宿命中折磨的痕迹,这是我文字灵动的腾跃。清晰的不仅是细节,还有灵魂的意淫。多少次长夜无眠,多少次泪眼婆娑。不在、不能、不可、不语,只是你在很远。

也许,这是为了安忍的修行,也许,这是为了来世的支撑。

丢失的无法找回,除了不能归还的酮体,你依然留下了风景,在心里。就让这虚无的种子,在虚无的世界里,生根、发芽,皈依为爱的秩序,幻化为无尽的文字,吟咏为爱的圣经。

凄寒的季节,寻找一个暖处,不再讲絮叨的故事。捡拾遗落在路上的花瓣做被,就一枕凝香入梦,酣然睡去。

如此,我仍与你共眠,等着又一个黎明。

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

人生是一种选择,亦是一种放弃。能自由选择,是一种幸福,能适度放弃,是一种洒脱。选择快乐,获得幸福。放弃烦恼,获得解脱。淡看人世间,潇洒走一回,率性,率真,回归生命的本真,回归自然,本身就是一种解脱。

人生何处不极乐?随时,随性,随遇,随喜,人不能改变世界,却能改变自己的心境。心境好了,世界也会变得更美丽。心静,则世界静,心平,则世界平。

当华丽渐渐退场,喧哗渐渐远去,岁月便展现出秋水般的平静,清澈而无尘。天空湛蓝而高远,大地美丽而宁静,云卷云舒,花开花落,一切自然而然。四十岁前,做加法人生。四十岁后,做减法人生。减去枝叶,减去重负,减去繁忙的应酬,减去不必要的欲望。该还的债都偿还,该办的事都精简,四十岁,该不惑,该举重若轻,该淡然安定。删繁就简三秋树,云水禅心,一抹馨香。放下越多,拥有就会越多。

岁月如流沙,在手心里慢慢流逝。年华如逝水,在指尖消失无影踪。失去的是烦恼,留下的是快乐。逝去的是忧伤,得到的是幸福。平静的心,是一潭秋水,照见的永远是最美的色彩。每一个转身,都是一个新的起点。每一次回眸,都是柳暗花明。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,简单的生活,怡淡的心境,豁达的胸怀,隽永的人生。因为懂得,所以珍惜。因为懂得,所以感恩。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人,不能至善至美,但心可以。世界不能至善至美,但心灵的世界可以。

因为简单,所以快乐。因为寡欲,所以幸福。在沧海桑田后选择平静,在巫山云雨后选择安然。最美的花朵,是出水芙蓉。最美的女人,是洗净铅华。最美的人生,是淡定从容。最美的心灵,是不染尘埃。岁月可以苍老我们的容颜,却无法苍老我们的心。流光可以抛弃我们的生命,却无法带去我们的精神。懂得爱的人,懂得付出。懂得生活的人,懂得淡然。懂得自爱的人,懂得尊重。懂得快乐的人,懂得随缘。懂得幸福的人,懂得感恩。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佛眼看花,花即是世界。佛眼看世界,世界即是花。心美的人,看世界,世界也如花般美丽。爱,是一种感觉。美,也是一种感觉。快乐,幸福,都是心的感觉。有钱,不一定就快乐。无钱,也能得到幸福。钱财名利身外物,只当是粪土。粪土多,即会熏心。粪土少,花儿开得更艳。

心灵,就是无形的翅膀。杂念就是尘埃,尘埃多,翅膀重,就飞不高。心无尘埃,想飞多高,就飞多高。心无旁骛,就能专一,心无一物,就能容物。百川入海,是因为海的低。水能生万物,是因为水的无欲。柔软的,即是生命的。刚强的,即是死亡的。心柔则生慈悲,心软则懂得博爱。

人生最珍贵的是选择,人生最难得的是放下。选择决定命运,放下得到快乐。放下一颗患得患失的心,得到的是宁静淡泊。放下莫名的烦恼,自找的忧伤,得到的是快乐,拥抱的是幸福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

心无尘埃,则世界净。心无一物,则万物清。简单,就能快乐。寡欲,就能幸福。

当我们心无一物,则整个世界都在心中。当我们放下一切,一切都在怀中。心中无事一身轻,胸中无物,天地空。世本是世,何须学处世。人本是人,何须学做人。无我,无心,无欲,一切随缘,随性,随喜,自然而然。

一切皆虚幻,快乐才是真。问君何能尔,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。

心非薄荷,为何冰

真的不知道,失败的人生,要用什么来衡量,成功的道路,又何以做出见证。只是,日子总是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,不停的重演着昨天的无聊故事。

或许,生命的背包已被嘈杂的平凡琐事塞得满满了,偶尔的闲暇也找不回那一度消失的记忆,不经意的回眸总是淡不出伤感的风景,却总是要求自己要快乐,要成熟。一次次的纠正那早已麻木不已的神经。可逝去的也已逝去,拥有却未必拥有,心依然被无情的岁月给支撑着,辗转轮回的四季早已淡去了它美丽的模样,只是凋零于身前的那片落叶却在也难已拾起。只想找回曾经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净土,因为,那里有迟迟不败的樱花,有绵绵如丝般的细雨,更有温柔刚毅的你。可如今,事去人非,唯一能寄慰我心灵的,却只有提笔写作,写下这也许不值得一提的寥寥无意的心情。

然而,就连写作也不是那样的轻松,一处处被浸湿的纸上总会留下思念的泪痕。我只想控制,只怕在忆起,可心非薄荷,为何冰。若没有遇见你,微扬的嘴角又怎会那样的言不由衷。

也许,平平淡淡才是真,糊里糊涂才有乐。那些看到的,看不到的,路过的,离开的,一幕幕的电影般的情节又何必在去欣赏,去评说,昙花一现,过眼云烟般的生活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渐行渐远罢了。

事事无常,岁月催老,不如就这样吧,让一切都携风告别,永远的不在追忆,不要眷恋。若饮茶自醉,便已浓情半生。喝酒若甜,自也会逍遥于世。看时间沧桑变化,笑红尘虚拟繁华,不在徘徊,亦不在彷徨!

你是谁笔尖的少年

你是谁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,在绝城的荒途中辗转成歌——《加州没有旋转木》

十二月的风儿躲在我日记中的某一角落,享受着纸里字间的温暖。我无力提笔序,叙述不出曲曲折折如沟壑般的一纸心思。泛滥的记忆貌似通过神经在提醒我啦!心儿重重,欲笺何从?

秋末的气息慢慢袭入,冬初的寒冷默默地蔓延。定格在季节的脚步声中,我凄清了也许、也沉默了也许。到底是什么令我情绪反常?秋天远了,也将远了;冬天近了,更近了,一颗痴痴的心在等待着。春日百花争艳之后,独看夏荷盛开;秋日菊花满庭园,冷看异城雪花飞。

经年花期已过,我还是像往日一样,静静地等待,等待一场花开,聆听,花开与花凋零的声音。你曾对谁说过待到荷花满池就会回到初点。可是、可是,秋菊遍野,却不见佳人的足迹。听潮起潮落,看花谢花飞,随着天空中的云卷云舒,默默地度过每一天,默默地看着窗台的花儿…

一场秋雨,凉了一地的花瓣;一场秋风,吹开了一池的花事。此时此刻,更无心赏花、散步,只是一味的品读季节的寒冷与心灵的低泣。无力推开门,又是愁满面,依牖不语,对景哀愁。心系何处?对景自问到。自己是要等待太阳出来,驱走这寒意,驱走这凄冷之境。

异城的气候总是让人措手不及,远城的你最近有没有在感叹秋季之短!每天折完纸鹤后,就想要是它能替我问候你,该有多好啊!相遇相识完美了记忆,相别相逢注定了想念。

我不是明媚的女子,我满是忧愁哀伤,或许,我不在你的文字领域之中。在我们每个人情感的元素中,存在交集、那交集阴影部分少之甚少。

十二月的风儿躲在我日记中的某一角落,享受着纸里字间的温暖。我无力提笔序,叙述不出曲曲折折如沟壑般的一纸心思。泛滥的记忆貌似通过神经在提醒我啦!心儿重重,欲笺何从?

秋末的气息慢慢袭入,冬初的寒冷默默地蔓延。定格在季节的脚步声中,我凄清了也许、也沉默了也许。到底是什么令我情绪反常?秋天远了,也将远了;冬天近了,更近了,一颗痴痴的心在等待着。春日百花争艳之后,独看夏荷盛开;秋日菊花满庭园,冷看异城雪花飞。

经年花期已过,我还是像往日一样,静静地等待,等待一场花开,聆听,花开与花凋零的声音。你曾对谁说过待到荷花满池就会回到初点。可是、可是,秋菊遍野,却不见佳人的足迹。听潮起潮落,看花谢花飞,随着天空中的云卷云舒,默默地度过每一天,默默地看着窗台的花儿…

一场秋雨,凉了一地的花瓣;一场秋风,吹开了一池的花事。此时此刻,更无心赏花、散步,只是一味的品读季节的寒冷与心灵的低泣。无力推开门,又是愁满面,依牖不语,对景哀愁。心系何处?对景自问到。自己是要等待太阳出来,驱走这寒意,驱走这凄冷之境。

异城的气候总是让人措手不及,远城的你最近有没有在感叹秋季之短!每天折完纸鹤后,就想要是它能替我问候你,该有多好啊!相遇相识完美了记忆,相别相逢注定了想念。

我不是明媚的女子,我满是忧愁哀伤,或许,我不在你的文字领域之中。在我们每个人情感的元素中,存在交集、那交集阴影部分少之甚少。

“你是谁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,在绝城的荒途里辗转成歌”。你,亦或许不是我笔尖的少年,我跨越经纬度的祝福,只是一份知己之情;我送去穿过连绵不断山峦的问候只是知己之意。

“你是谁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,在绝城的荒途里辗转成歌”。我又是谁日夜所思的心尖女子?

下一首悲哀【诗云】

    上一篇:再走中山桥

    下一篇:日出日落的世界

    1号站点击排行

    Copyright © 2019-2020 一 1号站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